推行“輕聲教育”須多方發力

2019-06-29 10:02圖文來源:紅網

期末考前,走進杭州市鳳凰小學,正好是中午時分,學生已經吃好中飯,正在教室里默讀。記者穿著皮鞋,走在教學區的走廊里,發出一陣不和諧的“咚咚”聲,于是不得不踮著腳尖走路。陪同的茅瓊華老師呵呵一笑,“我們剛開始也這樣子,路過班級門口會踮著腳走。后來,學校大多數老師不穿高跟鞋了,改穿平底鞋,這樣走路就不會發出聲音來。”老師們的這個改變,跟學校兩年前推行的“輕聲教育”有關。兩年來,學生、老師、家長都感受到了這個成效。(6月28日《錢江晚報》)

杭州市鳳凰小學兩年來在全校上下推行“輕聲教育”,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但是要鞏固深化這一成果,使之內化為學生的素質和修養,還需多方發力。

學校是“輕聲教育”的最前沿。活潑好動、吵吵鬧鬧是孩子的天性,老師整隊要佩戴擴音器,外出春游吵得司機受不了,就是明證。正是基于這樣一種現實,鳳凰小學在兩年前即推行“輕聲教育”,用校長繆華良的話說,國民素養要具備國際水準,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不同的場合控制說話的音量,該校對不同場合都有不同的音量等級設置。專注傾聽、就餐、集會及公共空間等,要0級音量靜無聲;課堂上同桌交流,或課間兩人交流都要用1級音量悄悄說,盡量不讓第三人聽到;一個人課堂上當眾發言,用3級音量平常說,讓全班同學都能聽到;在階梯教室舞臺上,用4級音量大聲說;戶外活動、集會演講,室外運動比賽等,用5級音量放聲說,所有者一切都是為了培養孩子良好的公共空間意識。特別令人感動的是,該校老師也身體力行,給學生作出榜樣,他們放下擴音器,換掉高跟鞋,學生也逐步學會了在不同場合使用不同音量與人交流。

家庭是“輕聲教育”的主戰場。許多家長覺得“輕聲教育”是學校的事,與自己無關。報道中一個細節令人憂心:學校放學時,“學生整隊從教室到校門口,幾乎一點聲音都沒有,他們有序排隊靜靜走出校門;而校門外等候的家長,一邊聊天一邊張望,孩子出來了大聲呼喊著。”喜歡大呼小叫是許多成年人的既有習慣,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吳婧對此作出了精當的分析:年幼的孩子非常容易專注在一件事情中,聽不見大人說話。而這時,家長傾向于提高音量,讓孩子聽見。久而久之,孩子機會形成一個意識——想要讓人注意到自己,就要提高音量大聲說話。“孩子的行為習慣通常是從周圍人身上習得的。”如果孩子從學校回到家里后,耳聞目睹的是父母之間或父母與孩子之間的交流仍然是高喉嚨大嗓門,無疑會讓學校的“輕聲教育”效果大打折扣。從道理上說,要求孩子做到的,父母首先要做到,做父母的應該學會輕聲說話,幫助和引導孩子養成良好的公共空間意識。

社會是“輕聲教育”主陣地。說實話,公共場所大聲喧嘩是許多國人的固有習慣,也是飽受詬病的惡習之一,即便出了國門也“濤聲依舊”,這一方面說明社會公眾受教育程度偏低,沒有養成良好的文明習慣,另一方面也說明學校、家庭長期忽視對孩子進行“公共空間意識”教育。在推進精神文明建設、提升國民文明素養方面,各級政府應采取措施加大引導和規范力度,在這方面,杭州市的做法就值得其他城市借鑒。早在2012年,杭州市就提出了“公共空間意識”的德育教育,“在圖書館、紀念館、博物館、展覽館、美術館等公共場所,不大聲喧嘩,無污言穢語、嬉戲打鬧”就是其中之一。只有在全社會營造一種“輕聲教育”的濃厚氛圍,國民的整體文明素質才會躍上一個新臺階。

在推行“輕聲教育”方面,學校、家庭、社會三方“一個都不能少”。

文/維揚書生

作者:維揚書生責任編輯:邢寶文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周刊

    近日,南京地區氣溫節節攀升,電網負荷也持續走高。7月23日12時42分,南京電網最高調度負荷達到1159.8萬千瓦,刷新歷史最高紀錄。[詳細]
    快速赛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