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風格”變身背后 專家:“題海戰術”行不通

2019-06-29 13:28圖文來源:光明日報

考試季,中高考試題又成為人們的談資:有贊賞,有懵圈,有質疑……

“普高生默默走開,美術生你們贏了。維納斯,你成功引起了00后的注意!”

“本來以為數學換湯不換藥,誰知今年連碗都換了。刷題無數遍,敗給一片云。”

在高考數學科目考完后,全國Ⅰ卷、全國Ⅲ卷的數學題就立馬上了熱搜。

“昨晚做夢得了89分,以為是噩夢。今天一考試才知道,是美夢。”

在接下來的地方中考數學中,也得以窺見考生的心酸。

在一段時間內,人們常常會發現,高分段學生有不斷增加的趨勢。今年試題風格如此轉換,讓人一時摸不著頭腦:試題是變難了嗎?有超綱沒有?難度增加是不是會加重學生負擔?課外班會不會又火爆了?試題風格轉變背后,傳遞的信息是什么?

Q疑問:試題難,是否超綱

A專家:每道題都經過專業審定,不可能超綱

難,可以說是網上對這次高考數學試卷最直接的概述。

“根據學生的反饋,今年上海高考數學比去年要稍難些,但沒有超出上海高中教材的范圍。”上海海事大學附屬北蔡高中高三數學教師傅順林表示,具體的難度還是要等上海市的平均分值公布之后,和去年做比較,才能有個比較客觀的評價。

“考試的難和易總是相對的。考試難度的確立標準是適中,即試卷的難度指數大約在0.5左右,不宜低于0.3,也不宜高于0.7。”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介紹,中高考命題是非常嚴肅的事情,不會由某一個人來完成或主導。每一道題目都經過命題組的反復研究斟酌,以求萬無一失。

如何看待高考、中考這種大規模選拔性考試的難易度?

“考試難度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內容難度(絕對難度),一種是相對難度。”浙江省教育考試院副院長、研究員邊新燦解釋,按照測量專家盧正勇的定義,內容難度(絕對難度)是根據教學目標要求衡量的試題難易程度,主要依據試題所屬的認知水平層次,試題考核的知識面、知識深度,解題的推理步數、技能技巧等方面綜合評定。相對難度則是實測難度,是考試后根據實際成績統計形成的難度。《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大綱·總綱》提出,高考應具有較高的信度、效度,必要的區分度和適當的難度。

“每年命題,難度系數基本要求保持平穩。高考命題不允許超綱,對每一道題是否超綱都有專業審定,不可能超綱。”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陳志文說。

“一套試卷里的試題總是有易有難,整卷難度應該適中,讓不同水平的同學都有獲得感、成就感。”邊新燦認為。

Q疑問:考試風格是否變了

A專家:“題海戰術”行不通

在教育變革的時代,考試無疑也處在變革之中。

“新的題型在考試中越來越常見,對能力要求的提升,實質上意味著通過‘題海戰術’來提分已經行不通。”傅順林表示,“高考完全靠題海戰術是拿不到高分的,只能得到一些基礎的分數。就拿每年的‘壓軸題’來說,學生往往會覺得比較難。單個知識點比較簡單,如果兩個以上知識點融合在一起再拔高,一些學生往往沒有能力綜合在一起,它更要求學生把知識點橫向、縱向連貫起來解決問題,這涉及閱讀理解、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等多種能力。”

教育部考試中心命題組專家在對2019年高考數學試卷進行分析時提出,試卷著重考查考生的理性思維能力,綜合運用數學思維方法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突出學科素養導向,注重能力考查,全面覆蓋基礎知識,增強綜合性、應用性,以真實情境為載體,貼近生活,聯系社會實際,在數學教育、評價中落實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可見,滲透數學文化,穩中求新,引導學生從“解題”到“解決問題”能力的培養正是近些年數學中高考命題所強調的。

北京多位教科研專家在對2019年北京中考數學試題解析時表示,試題著重考查了學生對學科本質的理解,從數學的角度思考問題和運用數學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讓學生在數學的學習中有獲得感,引導教學回歸學科本質,關注數學思維,做到學以致用。

“做卷子一做半米高,三年能做五千張。”一些專家給記者這樣描述部分考生的題海戰術訓練。相對于其他學科來講,數學本身就是一門啟發人思維的學科,需要創新意識。在采訪中,不少老師也表示,教學應該讓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點和發展方向,拓展自己,而不是反復為一個知識點來做重復訓練,泯滅創新意識,為分數“錙銖必較”。

Q疑問:課外班是否又一票難求,負擔會不會越來越重

A專家:學生學習的主渠道還是學校

“這下好,暑假起一堆補奧數的班又該火爆了。”一些家長感慨。

很多家長有這樣一個心結:到外面學肯定可以多學一些。”傅順林說,題目變難會使一些家長認為學校的教學難度達不到,就跑到課外學。對于學有余力的學生,報一個課外班也是可以的,但學生學習的主戰場還是學校。無論是教師還是學生,都要提高課堂效率,課堂效率提高了,學生的成績提高,各方面能力也得到了培養。“因為學校的教學是一個整體,高中階段有完整的教學計劃,課外班畢竟只是局部和補充。高考是公平競爭的,試卷的難易對每個人都一樣,沒有必要為高考試題難度焦慮,還是要著眼于教材、大綱中的能力要求。”

“學生的學習要隨考試的要求而改變,主渠道仍然應是學校。”記者在采訪中,不少專家認為面對考題的變化,學校應當有相應的調整,家長需要有足夠的判斷能力,要結合學生的強項、弱項來做好復習。

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教師于曉冰建議,高二和初二的考生不要因為有個別學科個別試題的變難就亂了陣腳,去鉆研那些偏難險怪的試題,仍舊要在基礎知識基本能力上打好基礎,即使是提高,也應該是在“雙基”扎實基礎上的提高,雖然有一些試題看起來很難,但使用的公式定理等等,仍舊屬于“雙基”范疇,并未超綱,關鍵是要對這些內容能夠透徹理解靈活運用。

好的命題,凸顯考試的價值。這樣一種文理兼容,走向生活的命題,這樣一種“真實”的、以解決實際問題為導向的學習,將對中學教學提出什么挑戰?

傅順林表示,在平時的教學中,老師不僅要把知識教給學生,更要把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思路傳授給學生,還要對不同層面的學生提出不同的要求,能力強一些的學生更側重于解決問題,弱一些的學生更注重夯實基礎,但無論是哪一類學生,最終還是培養其分析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當前,考試對于教學的影響作用或者說指揮棒作用還是比較明顯的。秦春華認為:“當下要完全破除圍繞升學開展教育教學的狀況恐怕并非易事。一個比較現實的選擇路徑是,承認考生和家長追求上好大學這一理想的合理性,在他們實現理想的過程中,用一只‘看不見的手’引導他們自動實現教育政策制定者希望實現的目標。”這只“看不見的手”就是深化考試命題改革,通過優化考試內容,創新試題形式,科學設置試題難度,加強命題能力建設等措施,再加上與高校招生制度改革的互動,從而切實提高基礎教育育人水平,為學生適應社會生活、接受高等教育和未來職業發展打好基礎,實現基礎教育的目標。(記者 靳曉燕 周世祥)

作者:靳曉燕 周世祥責任編輯:邢寶文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周刊

    目前,我市垃圾分類工作全面提速!今起,《南京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草案建議稿(以下簡稱《條例》草案建議稿)公開征求意見。[詳細]
    快速赛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