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副刊 > 正文

金陵寶藏里的古都氣象

2019-11-15 07:47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南京素有“六朝古都”“十朝都會”之稱,近2500年的建城史,有五分之一的時間是王朝都城。作為這一時期的南方中心,東吳、東晉與南朝的宋、齊、梁、陳先后定都于此,至明代南北一統,成為統一王朝的中心。 

在浩瀚的歷史長河里,回望那些關乎文明存續的命運關口,南京作為中國四大古都中唯一一座南方城市,一次次承擔起挽狂瀾于既倒、佑華夏之正朔的使命,成為維系中華文明的重要根基。 

正在南京市博物館展出的《源·流:99件文物里的南京》特展,集結了眾多千百歲高齡的金陵寶藏——它們,見證過王朝興衰,深藏著宮闈秘辛,閱盡了世間繁華。從“衣冠南渡”偏安江左的文采風流,到大明王朝南北一統的開國氣派,這些記錄著古都往事的“活化石”,描摹出一派風云際會五百年的古代都城氣象。 

東晉墓磚“涂鴉”胡人頭像

建康城曾是“老外”云集的國際大都會

“永嘉之亂”后,西晉王朝畫下句點,晉元帝司馬睿渡江,定都建康建立東晉,中原士族和漢人百姓相隨南遷。這次“衣冠南渡”,是中原政權和華夏文明的首次南遷,南京城也從三國時代的繁華吳都,成為救華夏文明于江左的雄關堡壘,第一次成為代表傳統中國的中心所在。 

六朝時期,海上絲綢之路與陸上絲路在南京連接。那時的建康城,不僅以“魏晉風度”引領著國內的審美文化與生活方式,還是一座異域外邦人士云集的“東方大都會”。 

此次展出的一件胡人頭像磚,出土于雨花臺區后頭山東晉墓,原本是墓葬甬道的一塊鋪地磚。考古人員意外發現,磚塊上陰刻有一個胡人的側顏頭像,面部特征是深目長鼻、前額光禿、發際線靠后、耳上下各有一圓點。 

據專家推測,這塊“肖像磚”應該是工匠建造墓葬時,在墓磚上的信手涂鴉。巧合的是,與后頭山相距不遠的王家山,也曾發掘過一座東晉墓葬,墓內同樣發現了刻畫胡人頭像的墓磚。其頭像同樣是禿頂、深目、高鼻,與漢人相貌迥異,而且還帶著一個尖頂帽。 

南京歷年來的六朝出土文物中,有很多當時與各國交流往來的實物見證,比如來自南亞的嵌金剛石金指環、來自波斯的玻璃杯和薩珊銀幣等。一些東晉墓葬中也時常出現胡人形象,后頭山東晉墓發現的胡人肖像畫,表明六朝時期的南京已成為國際化的大都會,有不少外國人居住在建康城內。 

至大至美的青瓷蓮花尊

“六朝青瓷之王”見證江南佛教之盛

江南佛教之盛,發端于金陵。公元247年,孫權為印度僧人康僧會修建了江南地區最早的佛教寺廟“建初寺”,成為佛教在中國南方興起的標志性事件。六朝時期,上至帝王公卿,下至庶民百姓,均稟志皈依,潛心崇信。“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記述描摹了當時佛教之盛。 

1972年,江寧靈山南朝大墓出土了一對造型、大小相同的青瓷蓮花尊。兩件青瓷通高85厘米,口徑21厘米,底徑20.8厘米。器身以蓮花為主要裝飾圖案,在一件器物上集中了浮雕,模印、刻劃、貼塑等裝飾手法,將蓮花紋裝飾在各個部位:仰蓮、覆蓮、單瓣、復瓣等各種造型巧妙穿插,上下呼應,創造了完美的藝術造型。 

青瓷蓮花尊,是南北朝時期傳世青瓷中的巔峰之作,以器形碩大、紋飾精美、制作工藝復雜著稱于世。其用途類似于魂瓶,應是安奉墓主靈魂的器皿,是佛教精神和中國固有靈魂觀念相結合的產物。 

靈山南朝大墓出土這對青瓷蓮花尊,造型高大優美,裝飾華麗繁縟,工藝精湛復雜,具有濃郁的佛教色彩,是中國南北朝時期同類器物中最大最精美者,被譽為“六朝青瓷之王”。 

南唐二陵玉哀冊藏著歷史密碼

千年祭文破解兩大“易名之謎”

南唐(937—976),是五代十國時期李昪在江南建立的政權,定都江寧(今南京),雖偏安江南一隅、享國僅三十九年,卻是五代十國時期經濟文化繁榮、版圖最大、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國家,為后世宋朝的經濟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位于江寧區祖堂山南麓的南唐二陵,包括南唐烈祖李昪及其皇后的欽陵,和中祖李璟及其皇后鐘氏的順陵,是五代十國時期規模最大的帝王陵墓。南唐二陵出土的一組玉哀冊,不僅最終確定了墓葬年代和墓主身份,還同時破解了李昪陵的名稱和李璟之名兩大歷史之謎。 

由于早期曾遭多次盜掘,南唐二陵在考古發掘時,玉哀冊已遭損壞,位置和次序也被擾亂。出土時,成片的玉哀冊有23片,其中有11片較為完整,12片殘缺,另有5片邊緣殘塊。這些玉哀冊由硬度較高的淺綠色或白色玉制成,多數正面都刻有三行楷書文字,字內填金,背面則一般刻有編號。每片哀冊大小相等,均長16厘米、寬7厘米、厚0.2—0.3厘米。 

哀冊亦稱“哀策”,是古代冊書文體之一,即將哀悼死者的祭文刻或書于玉石木竹之上。行葬禮時,由太史令讀后埋于陵中,是舉行“遣奠”時所讀的最后一篇祭文。 

在第二函的一片哀冊上,有“欽陵禮也”四字。欽陵是李昪和宋氏合葬的陵名。但在《南唐書》和《十國春秋》中,均被稱為“永陵”。專家認為,李昪陵本名欽陵,到了交泰元年(958年),李璟去帝號稱“江南國主”,并向后周稱臣,因后周開國皇帝郭威的父親郭簡的陵墓也叫“欽陵”,故改名為“永陵”。 

值得一提的是,哀冊中將中祖李璟稱作“嗣皇帝臣瑤”,這與《新五代史·南唐世家》《南唐書》《十國春秋》等書中“初名景通,既立,改名璟”的記載不符。對此,專家認為,李璟原名景通,即位時改為瑤,后取“瑤”字的“玉”字偏旁加上原來的“景”字,改為“璟”字。臣服于后周之后,后周皇帝郭威的高祖父名“璟”,遂又去掉“玉”字旁,改為“景”。《五代史》《新五代史》皆以后周為正統,故稱中主之名為“景”,后來馬令和陸游先后作《南唐書》也仍采用“璟”舊名。 

明故宮“裝修”有講究

黃釉龍紋象征皇權,琉璃可防火避雷

明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集全國之力修建明皇宮,前后共耗時20多年,占地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作為北京故宮的“建筑藍本”,南京皇宮規模宏偉,集明代初期建筑技術、藝術、社會財富、政治等大成。

歷史鉤沉,曾經的明故宮已消失殆盡,但近年來考古發掘工作不斷取得新收獲,曾經的皇宮面貌逐漸變得清晰起來。這次展覽,瓦當、滴水、筒瓦、卷草花磚等一組新鮮出土的明故宮琉璃構件,讓人們一窺600多年前大明王朝的皇宮氣派。

現場展出的龍紋琉璃瓦當和滴水,均飾有五爪龍紋、施以黃釉。瓦當是覆蓋建筑檐頭筒瓦前端的遮擋,滴水則是覆蓋建筑檐頭板瓦前端的遮擋,前者防止雨水倒灌,后者引導雨水下流,共同起到確保排水通暢、保護屋檐的作用。 

琉璃的燒制過程復雜費時,需要經過兩次入窯燒制,由于工藝復雜、成本極高,主要為宮廷所用。明清兩代,只有皇家宮殿、皇家壇廟、帝王陵寢等高等級的建筑上,才可以使用琉璃。

明代皇宮所使用的琉璃構件,以明黃色為基本釉色,象征至高無上的皇權,東宮與王府使用的瓦當、滴水為青釉,在使用規制上低皇宮一等。使用琉璃作為建筑構件,不僅比普通的瓦更加美觀耐用,還有防火、避雷的功能。 

廚子腰牌揭秘宮廷“門禁卡”

四門守衛驗牌 進出皇城靠“魚紋”識別

明故宮作為明初京師都城的核心和政治中樞,安保之嚴格無須多言。為了防止閑雜人等混入宮禁,明代在前朝基礎上建立起一套嚴格的符牌制度,宮內諸色人等都要憑自己的符牌“刷卡”通行。 

腰牌又稱“穿宮牌”,是中國古代官吏系在腰間證明其身份、用于出入宮廷備查的通行證。明代對官吏佩帶的腰牌有嚴格規定,不同級別、身份的官吏佩帶不同形制的腰牌,不得僭越,無牌不許擅入宮禁,違者治罪。 

這次展出的一件廚子腰牌,是明代符牌的一種,分陰陽兩塊。銅牌為圓形,上飾如意云紋,頂部穿孔,便于系繩懸掛于腰上。 

銅牌一面刻“凡遇直宿者懸帶此牌,出皇城四門不用”和“廚子”字樣,表明以佩戴者的身份和職權,可以隨時進出皇城的四個門;另一面飾以首尾相逐的雙魚紋,一條魚紋凸起,一條魚紋凹陷,以供檢驗符契之用。 

600多年前,這位大明皇宮的御廚想進出皇城,要掏出自己的腰牌交給宮城守衛核驗,兩塊牌子上的凹凸魚紋契合無誤,才能予以放行。 

長公主“化妝鏡”為官方定制

與明代魯荒王妃銅鏡系同年同月同款

2018年5月,在雨花臺區機場二通道項目的清渣過程中,一座大型明代磚室墓意外現身。封門墻內層所嵌的一塊墓志志蓋上,赫然刻著六個大字:“臨安公主壙志”,志文內容進一步確認了墓主身份——明太祖朱元璋之長女臨安公主。 

臨安公主(1360—1421),諱鏡靜,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長女,與永樂皇帝朱棣同齡,生母為成穆貴妃孫氏,洪武九年下嫁韓國公李善長之子李祺。由于曾遭盜墓賊洗劫,墓葬內出土的陪葬器物不多,其中一件鸞鳳銅鏡,讓考古人員們眼前一亮。 

該銅鏡為圓形,青銅質地,鏡鈕呈銀錠形,上下各有牌記,上有篆書銘文“洪武七年八月日造”,下有楷書銘文“春字壹號”,銘文兩側有浮雕鸞鳳起舞圖案,圖案外側飾有一圈凸弦紋。銅鏡下部有一穿孔,與鏡鈕穿孔相對,推測之前應插有竹木質的柄。這面銅鏡鑄造精美,圖案布局合理,美觀大方,雖銹跡斑駁,卻難掩其高貴氣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山東鄒城市九龍山南麓發掘的明代魯荒王朱檀(朱元璋第十子)之墓相鄰的戈妃墓中,也出土過一件洪武時期的鸞鳳銅鏡。這件銅鏡的造型、紋飾,與臨安公主墓出土銅鏡極為相似,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制作出的“姐妹款”,就連銘文上標注的制造時間也是同年同月。戈妃墓銅鏡上方的篆書,和臨安公主墓的八字銘文相同,均為“洪武七年八月日造”。下方的楷書是“美字貳拾陸號”六字,臨安公主墓銅鏡的銘文則是“春字壹號”。 

專家分析,臨安公主墓和戈妃墓出土的銅鏡,很可能是朝廷根據統一的造型、紋樣進行“官方定制”,再賞賜給皇室的女性成員。因此,朱元璋的女兒和兒媳婦用上“同年同款銅鏡”也就不足為奇了。

征稿

《風雅秦淮》周刊“文脈”版歡迎廣大讀者踴躍賜稿。要求為原創作品,反映南京深厚歷史文化底蘊,寫人、寫事、寫物,均可。

請將相關稿件發送至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或郵寄至“南京市龍蟠中路233號 南京日報文體副刊部 風雅秦淮周刊”。

聯系電話:025—84686260

作者:朱凱責任編輯:劉陽
快速赛车3 福彩河北开奖公告 贵阳抓鸡麻将下载安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 下跌大的股票 星悦福建麻将ios 辽宁快乐12选五走 广东省快乐十分直播 吉祥棋牌游戏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 中国期货配资证券网 股票技术分析大全 东北麻将怎么胡 今天的河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江苏十一选五的开奖 海南体彩4 1规律图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开奖结果